并扬言要办案民警小心自己的警服

并扬言要办案民警小心自己的警服

2017-03-21 06:32

帖主在举报信中显示的无奈与悲壮在天涯社区引起热议,不少网友在跟帖中向帖主表达致敬并质疑黄江政府的包庇行为。昨日下午,根据举报信线索,南都记者辗转找到被指涉赌的这间火锅店,火锅店店员证实该火锅店部分包房设有自动麻将桌,常有客人在此消遣,本月7日晚确有数名包房内的客人因涉赌被抓,不过该店员表示不确定被抓人员中是否存在政府公务人员。

温泉华还表示,黄江政府现已暂停了两名涉赌公务人员的职务,目前黄江纪委正在组织材料向东莞市纪委汇报此事,关于两名涉赌公务人员未来的处置还有待东莞市纪委最终决定。

据温泉华介绍,根据黄江纪委调查,该起涉赌案的赌资为3850元,黄江公安在查获该案的第一时间即对涉赌人员作出治安拘留五天的处罚决定,其间确实有黄江党委政府领导打电话过问案情,不过这种过问仅限于对案件本身的咨询,属于正常的上级对下级生活情况的关注,与干预司法无关,而根据现行的治安处罚管理法,再结合该起涉赌案中赌资及其他相关涉赌情况,黄江公安作出治安拘留五天的处罚亦属于正常的司法处罚范畴,不存在迫于压力,从轻处理这一说法。

黄江公安本着实事求是的办案态度,原本决定给予两名涉赌公务人员治安拘留十五天的处罚,可在莫永康党委的不断施压下,最终只拘留了五天。事后,莫永康党委还要求黄江公安对该案销案不留案底,并扬言要办案民警小心自己的警服。

黄江公安对李任创以及袁国雄处以拘留五天的处理,是否得当?《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法》第七十条称,“以营利为目的,为赌博提供条件的,或者参与赌博赌资较大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并处五百元以上三千元以下罚款”。东莞警界有关人士表示,由于治安管理法中对赌资没有具体的规定,因此在处罚时,弹性空间比较大,他个人认为,黄江公安的处理没问题。

随后,南都记者就举报信内容致电黄江纪委书记温泉华。温泉华表示黄江纪委已关注到这封举报信,黄江政府日前确有两名公务人员因涉赌被抓,不过案件处理过程中不存在党委干预司法这一说法。

据李任创介绍,本月7日晚,其与几名朋友在火锅店吃饭,大家相谈甚欢觉得余兴未了,就想找个茶庄接着聊,其间有朋友提出不如玩玩麻将,谁赢了谁请喝茶,于是一帮人就坐下打麻将,结果被警察抓个正着。李任创被拘五天,现已被放出。对于黄江公安的处罚,李任创表示没有意见,他自称已经意识到错误,目前正在写检讨。至于举报信中所说的党委干涉司法,李任创没有回应。

举报信中所指的两名涉赌公务人员均在黄江政府工作多年,其中黄江公用事业服务中心主任李任创已年过五十,因工作认真在黄江民众中口碑良好;黄江窗口收费办副主任袁国雄亦有良好的群众基础,刚从黄江新光村村支书任上提拔上来。昨日,黄江公安以案件敏感为由,拒绝透露详情。南都记者电话联系上述两名被指涉赌公务人员,李任创回应了此事,袁国雄则直接挂断了电话。

昨日,黄江纪委向南都记者证实,黄江确有两名公务人员因涉赌被抓,事发后也确有分管党委过问此事,不过这种过问仅限于上级对下级生活情况的过问,与干涉司法无关。

帖主认为领导干部带头赌博更应该要严惩,开除予以警戒,可事件的发展却出乎他的意料。帖主称,该案发生后,黄江政府领导非但没有严肃处理此事,反倒给了黄江公安很大压力,各种空头威胁,要求黄江公安立即放人,其中分管公用事业服务中心的黄江党委莫永康为甚。据帖主称,莫永康曾直接找到黄江分局郑副局长要求放人,还一度找原政法书记求情,要求不处理此事。

举报信最早于本月11日上午出现在天涯社区东莞版,还一度被东莞版版主置顶。举报信帖主自称是黄江的一名基层民警,帖主在举报信中称,本月7日晚,该局民警根据群众举报,在黄江玉堂围村某火锅店二楼查获一宗赌资巨大的赌博案,并当场抓获四名涉赌人员。四名涉赌人员中有两名是在任的黄江政府公务人员,分别是黄江公用事业服务中心主任李任创以及黄江窗口收费办副主任袁国雄。

本月7日晚,我和几名朋友在火锅店吃饭,大家相谈甚欢觉得余兴未了,就想找个茶庄接着聊,其间有朋友提出不如玩玩麻将,谁赢了谁请喝茶,于是一帮人就坐下打麻将,结果被警察抓个正着。我已经意识到错误,目前正在写检讨。

近日,一封源自天涯社区的举报信在东莞黄江闹得沸沸扬扬。举报信称,日前,黄江政府公用事业服务中心主任及窗口收费办副主任涉赌被抓,事发后,黄江政府分管公用事业服务中心的党委非但没有严肃追究此事,反倒对黄江公安施加压力,动用各种关系要求警方立即放人。举报信还称,迫于压力,黄江公安已从轻处理此事,却还遭该分管党委威胁,扬言称要办案民警小心自己的警服。

黄江公安在查获该案的第一时间即对涉赌人员作出治安拘留五天的处罚决定,其间确实有黄江党委政府领导打电话过问案情,不过这种过问仅限于对案件本身的咨询,属于正常的上级对下级生活情况的关注,与干预司法无关,黄江公安作出治安拘留五天的处罚亦属于正常的司法处罚范畴,不存在迫于压力,从轻处理这一说法。

帖主在举报信中透露,黄江公安本着实事求是的办案态度,原本决定给予两名涉赌公务人员治安拘留十五天的处罚,可在莫永康党委的不断施压下,最终只拘留了五天。帖主称,事后,莫永康党委还要求黄江公安对该案销案不留案底,并扬言要办案民警小心自己的警服。在帖子的末尾,帖主结合本次经历感慨称,恳请网友们不要总说警察不作为,“有些时候确实是想作为而作为不了”。

———黄江纪委书记温泉华 采写:记者 饶德宏 刘辉龙实习生 史晓然 李佩珊